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上)


    2020-07-10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上)

    亚马逊这世界上最大的网路公司,近来却不断有质疑他们对待员工方式不合理的声音传出,也有员工因为压力过大传出精神出问题的消息。到底在这家公司工作的情况是甚幺样?英国作家凯洛(Carole Cadwalladr)就潜入亚马逊在当地的分公司,一窥这家网购龙头的真面目。从她的体验中,我们还看到了人们物慾驱策下要付出的代价。

    开始在亚马逊史旺西(Swansea)的仓库工作后,我最先接触到的第一件商品是狗尿布,第二件货品则是超大的粉红塑胶按摩棒。这间仓库占地有 80 万平方公尺,或是我用亚马逊常见的计算单位来讲的话,就是有 11 座美式足球场那幺大(亚马逊在 Dunfermline 那边的仓库是全英国最大,占地有 14 座美式足球场),要是我想从仓库头走到仓库尾的话,那大概是 400 多公尺的距离,这样的空间很大,大到可以拿来放一大堆人们订购的垃圾。

    狗食、猫抓柱、超大情趣用品⋯⋯

    在英国亚马逊的网站中,你可以见到超过1亿种的商品,也就是说,你想得到的亚马逊都有卖,你没想到的,亚马逊也有卖。

    当你每天有10.5个小时花在从货架拿商品时,会让你不由得去思考人类物慾最黑暗的那一面,或是怀疑人类对各种五花八门商品的慾望到底有多广;一条挂满 One Direction(英国男子团体)的手环、狗狗的衣服、仿造成 DJ 檯的猫抓柱、削香蕉器、假髮。大部分的时间,我都在「不可转售」(non-conveyable)商品区工作,举凡糖尿病狗食、生机蔬果狗食、过胖狗食;或是 52 吋电视、斐济来的包装水、长达 46 公分过大的情趣玩具(标準大小的情趣玩具通常就会放在捡货区)。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上)

    我的工作进入第二天时,经理告诉我们,在过去 24 小时中,被我们挑好并包装好的商品达到 15.5 万件,但随着隔天 12/2 号──亚马逊年度最忙的「网购星期一」日这天即将到来,前面讲到的包装数字会飙到将近4 5 万件。而这样的数字,仅仅只是英国8座仓库中其中一间仓库的数字。

    350 万笔订单

    亚马逊在去年的「网购星期一」(Cyber Monday)那天,就创下单日接到350万笔订单的数字。更不用说圣诞节了,这根本是挑战勇气的战役,就算是最资深且经验丰富的物流供应经理都会忍不住在圣诞高峰期崩溃痛哭。

    过去两个星期中,英国的亚马逊已经临时增援 1.5 万名员工,他们预计这种临时增加人手的状况在接下来 3 年中还会持续翻倍成长。这让亚马逊彷彿成了地球上最强大的跨国企业。

    21 世纪的圣诞精灵

    现在呢,在史旺西仓库这边,为了迎战圣诞节假期,仓储中心是一天轮值四班人员、每个人每週工作至少 50 个小时的状态,英国的《每日邮报》就用「21 世纪的圣诞老人小精灵」来形容我们这群亚马逊员工。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上)

    当然啦,如果真要把圣诞老人与亚马逊相比的话,那幺圣诞老人就要订出给工作累得要命的「临时小精灵」一套最低薪资给付标準、然后对 3 个月之内请病假3次的精灵说掰掰,若是这些事情真的发生的话,那圣诞老人就可以和亚马逊公司比较看看了。

    但是呢,我相信在圣诞老人事业部中,「避税」不会是他们会做的事情,因为在《万货商店:杰夫‧贝佐斯和亚马逊时代》(The Everything Store: Jeff Bezos and the Age of Amazon)一书中,就提到亚马逊有做过这种事情;同样地,我想圣诞老公公也不会粗暴地对待他的敌手,因为亚马逊现在就因为侵犯LUSH美妆产品的商标权必须对簿公堂。喔,当然圣诞老人也没有被国会议员在公开场合上形容成「不道德」的公司这种经验过。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上)

    卧底记者一堆

    这一个星期来,我就是亚马逊公司中的小矮人精灵,我经由史旺西仲介公司的介绍,成了亚马逊公司的临时雇员,当然有这样想法的记者也不只有我而已,因为 BBC 的 Panorama 单元也来到这家仓库,还播出了他们秘密拍下的亚马逊秘辛,也因为他们的拍摄计画,我一度怀疑说不定他们的卧底记者亚当(Adam Littler)曾经偷拍下正在访问他的我。

    当然,这种荒谬的事情没有发生,但这些针对亚马逊偷拍採访的作为并不是偶然,因为这家网路零售龙头就是人们购物的未来,根据欧威尔先生的说法,人们未来的工作就是在亚马逊;此外,亚马逊公司只需付出最低的赋税这件事情,也将会是未来全球企业的缩影。未来,跨国企业将比国家政府掌握更多的权力。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上)

    从没出错的亚马逊

    想想看,谁没在上班时、看电视时、或是穿着睡衣时,一脸茫然地看着电脑银幕按下滑鼠,然后就可以享受现代人才能享受得到的奇蹟发生──一个棕褐色的纸箱在一天之后出现在你家门前。

    亚马逊成功的原因就只有一个,他们把他们做得到的事情执行得尽善尽美。「亚马逊他解决了这些大挑战,他们可以让人在上万件商品中挑出消费者想要的,并在时间内送到消费者手中,这件事情没有人可以做到」史东说。

    在我第一天的亚马逊工作体验中,我和其他人不仅是挑出 15.5 万件商品、将它们包装这样简单而已,我们是挑出对的商品、用对的方式包装、再送到对的人手上。我工作那一区的经理曾小骄傲地说「我们一件订单都没出错」。

    回想第一次网购

    第一天工作下班后,我登入了我的亚马逊帐户。我回想这天的工作:在早上6:45分离家,然后在晚上7:30回到家中,我脑子里想的是帮我冒出水泡的脚趾上点药膏,但我做不到,因为我的手正忙着用滑鼠盘旋在银幕上的「放入购物车」中,但我没有买甚幺东西,而是点开了我的购物纪录。

    2000 年 2 月时,那是我第一次在亚马逊网站购物,当时我为了写一篇假期文章而买了一本到义大利的旅游指南,现在看到这些纪录感觉真妙。因为,在我第一次网路购物的时候,那时还没有宽频网路出现(我还挖出我那时候的电话帐单,这笔购物花了我 25.10 英镑),那时Google也只是刚上路罢了。在那个充满垃圾网站的年代中,网路购物实在是一个充满挫折的过程,但是,亚马逊却準时地把那本旅游书送到我的手上。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上)

    用人架构出的複杂企业系统

    接着,讲到内部运作的时候,我的手指一打到「营运中心」(fulfilment centre)几个字时总会忍不住想抽筋,因为这样的地方其实就是全球物流机制中的一个小骗术罢了,或是从更广的层面来看时,这件事情也只是因为科技进步所以才能达到的工业化过程。

    所谓的「营运中心」,其实看来比较像是一个喝醉的人在凌晨时把东西塞进柜子上的感觉:通常,这样的柜子中可能会有一组刮鬍刀、一包保险套、还有《我的小马》DVD 在其中,但这些东西都会用系统化的方式摆放,因为不这样不行。

    让整个物流系统运作成真:从收藏、挑选、到包装运送,这样近乎不可能的事情就是由一群血肉之躯、偶尔不太可信、还会当机的「人类」所做。

    在这样一个堪称地球上最複杂的公司中,是真实的血肉之躯让这家企业得以运作,在整个企业系统中,不只包含了那些在架上用系统化分门别类整理的商品,也包含了那些你很难系统化的希望、害怕、未来计画、孩子们、以及生计等等情绪想法。

    吸引失业族

    在许多高失业、经济萧条的地区中,亚马逊选择了这些地方当成他们开设仓储物流的地点,例如英国威尔斯(Welsh)地区要吸引亚马逊在该区开设物流中心,就给了他们 880 万英镑补助金。

    工作面谈时,我和其他人历经一连串填表、酗酒药物检查、阅读能力测验之后,我们接着会看到解释工作流程的影片,影片中还会有人现身说法表示「我跟你们一样,一开始我只是个圣诞节时期的临时雇员,但我很快就成了正式员工,两年后,我成了区域经理」。

    漂亮的话术

    亚马逊公司告诉我们,在圣诞节过后,他们会进行评量,看看哪些临时雇员可以成为他们的正式员工,如果工作勤奋的话,你就有机会转成正职。在史旺西/尼斯/塔尔伯特港这些深陷在经济泥淖中的地区里,「成为正式员工」成了最有效的话术,虽说这些话的魔力在不久之后很快又会被破解。

    这边有 4 家负责提供雇员给亚马逊的仲介公司,其中有仲介就把代表派驻在仓库中,我问了其中一位仲介人员,仓库中有多少人是正式员工,结果这位仲介大概是听错问题,回答我说「这很清楚的,不可能每个人都会被选上。你看看这庞大的人数,老实说,仲介会说那些话也只是想赶紧找齐临时雇员进门罢了。」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上)

    失业年轻伴侣的辛酸

    事实上就是如此,跟我同期进来的僱员们最后的下场都如仲介所说,例如和我一起受训的彼得(Pete)─这不是他的真名─他已经失业 3 年了。之前他曾做过照护中心的员工,他和伴侣苏珊(这也不是真名)住在朗达谷(Rhondda Valley)那边,苏珊也是一位失业的 IT 技师,他俩一起来到亚马逊临时雇员的阵容中。

    每天,这对伴侣要开上 1 个多小时的车到仓储中心上班,所以他们每天早上要在清晨 5 点时把孩子叫醒,并交由父母照顾,然后工作了 10.5 个小时后,他们要再去接孩子并再开上 1 个多小时的车回到家中,等他们到家时已经是晚上 9 点。隔天,这对情侣依然忙碌赶来上班,但苏珊因为上班时扭到脚踝必须请假,所以她被「记了 1 点」,如果她得到 3 点,她就会被解僱,这就是现代企业的做法。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上)

    60 岁的临时员工

    我卧底期间碰到的另一个人,雷斯(Les),他的服装颜色就像是告诉你他是一位亚马逊「大使」,或是说,他扮演着第一助理的角色,他在这家仓储中心里面工作了一年多,在我临时雇佣的这段期间,我常看到他以我能跑的最快速度再加上两倍的方式在仓库中奔跑,这位将近 60 岁的同事,告诉我他刚进亚马逊的时候,光是头 2 个月的走路量就让他瘦了 12 公斤。

    日走 24 公里

    我们在应徵工作的时候,面试人员会告诉我们在每次的轮班中,每个人一天最多大概会累积走上 24 公里左右的路。雷斯在来到这边之前,曾在一家公司做了 32 年,但他最后被视为冗员而遭到裁撤。我问他在亚马逊的仓储中心做了多久才转成正职,结果他回说「我没有」,边拿起他胸前绿色的员工证给我看。

    正式与临时天差地别

    在亚马逊工作时,正式员工会拥有蓝色的员工证、更好的工作时数,经过 2 年的工作后,你还会发现这边给人种族隔离的感受。曾在亚马逊营运中心工作的比尔(Bill Woolcock)就说,「那些人在你面前晃着蓝色的员工证。如果你有蓝色员工证,就表示你有更好的薪水、更好的员工权益。今天你可以和一个人做一样的工作内容,但你们不同之处是,他们是稳定的正式员工,而你就只是个临时加派的人罢了。我从 2011 年 9 月开始在那边工作,一直做到 2012 年的 2 月。」

    没有价值的人

    「在圣诞夜的时候,会有人力仲介的人站在仓库的大门旁,他会手拿板子边对大家说『你,圣诞节过后可以回来上班。你也可以。你不行。你不行』这真得很伤人,这样的场面让我想到在经济大萧条时才会出现的场景,那时候人们会排排站在工厂大门外,等着被幸运选上拥有几天工作。当你碰上这种情况时,你会感觉你这个人完全没有任何价值了。」比尔说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上)

    当我问雷斯为什幺他们不给你更好的工作时,做了一年多的他也仅是耸耸肩,但其他人会小声地说,只有经理的朋友才能得到工作。人资部门看来像是随机点名。但这就像是没人知道的黑魔法在运作一样。

    我下班时,穿过成群橘色背心的员工,问了另一位 60 岁左右的员工,他在这之前曾在尼斯附近的矿区工作,但在一个月前却遭到解雇,这是他两年来第二次被解雇。因为他去年圣诞节时也曾到亚马逊仓储工作过,「他们直接让我进来工作,也没警告提醒,甚幺都没有。我怎幺可能不努力工作呢!我做到累得半死!」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上)

    任人宰割的临时雇员

    当我把这样的疑惑(雷斯没有转正职)提给亚马逊时,他们回覆「小部分的临时雇员已经与我们合作了相当的时间,我们也希望在有职位空缺时,能立刻留住这些人员,并提供他们正式员工的角色。我们在 2013 年时,藉由圣诞节来寻找优秀可转正职的人员,也因为这样我们已经创造了 2,300 个正式职缺给临时雇员,但我们无法保住 15,000 名临时员工。」

    亚马逊在谈到员工病假时的说法:「亚马逊是一家正在成长的公司我们提供员工高度的安全措施,我们和其他企业一样,会使用纪录员工出缺勤的系统。我们会评量检阅所有人的出席情况,不会因为病假就解雇员工。现行的员工出缺勤系统是公正且可以预期的,在 2013 年中,我们在 5,000 位正式人员里面解僱了 11 位人员。」

    对临时雇员来说,他们不是亚马逊的正式员工,所以更没有利用价值可言。

    地球图辑队授权转载:原始连结-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上)《地球图辑队》是入口网站蕃薯藤的全新服务,网站使用高清、正版购买的大图分享世界要闻,站内资讯不夸饰、无诱导,客观的陈述事实,让照片说自己的故事!地球图辑队网站

    上一篇:
    下一篇:
凯撒皇宫游戏网址_ballbet988|兴农时评|分享时评|网站地图 八达国际app_凯撒娱乐苹果下载 永胜博国际_金满堂网址 亿发国际IBB_js06网站备用网址 大满贯官网Q27_博亿手机版登陆 通博官网app_众发娱乐会员登录网址 澳门十三第送30元彩金_魔方娱乐苹果手机版下载 w88手机客户端_best365体育app 新濠天地135网站_大时代娱乐注册地址 宝马娱乐bmw0011_万博体育注册平台 官方娱乐金冠_金洋娱乐手机APP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