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下)


    2020-07-10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下)

    在上篇,我们随着英国作家凯洛(Carole Cadwalladr)的描述看到亚马逊工作的情景,里面充满劳累还有不合理的休假规定,更别说正职和临时雇员的福利有显着差异,但为了餬口讨生活的人们仍紧抓这这份工作不放。

    接下来,再继续随她的观察深入亚马逊公司,她不只揭露大企业惹人争议的营运方式,更质疑了人们旺盛物欲背后,理性还剩下几分

    (续前文)
    无庸置疑的是,亚马逊仓储的工作就是一份要动用体力的困难工作,BBC 卧底记者亚当拍下的影片中,就记录下他走了多少的路、长了多少水泡、荒谬的业绩目标、还有每次上班活像是无时不刻被监控的感受。

    身为一位临时雇佣的人员,你每次轮班的工作时间是十个半小时,至于每个小时的薪水,就是比最低薪资 6.5 英镑(折台币约 315 元)的门槛多出 19 便士(编注:1 英镑=100 便士)。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下)

    人人坚忍不拔

    在这的工作需要用到许多体能,但这对大家似乎完全不成问题,每个人都是坚忍自持地面对身体上的不舒服或疲累,喔附带一提的是,他们充满威尔斯人(Welsh)的特色,这边工作的每个人都是友善又温暖,我的团队主管完全没有大公司的架子,他自己是从基层打拼做起,这听来跟英国知名演员李察波顿(Richard Burton)很像,而且还激励人心。

    不公平让人沦落至此

    我问到一位开堆高机的人,他说「我在很多地方工作过,这边的工作是最糟的。他们给得薪水少得可怜,这是因为他们可以。因为这边的人没办法在其他地方找到工作,相信我所说的,我知道是因为我早都试过了。我上份工作是每小时12英镑,然后我在这边是每小时8英镑,我以前还在Sony工作过,他们虽然很严格但起码很公正。你会沦落到这边就是因为公司文化的不公正造成。」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下)

    甚幺都有人买

    那些不公不义的事情也没有可以宣洩的地方,自从 BBC 公布了他们的卧底影片之后,英国亚伯拉昂(Aberavon)的议员法兰西斯(Hywel Francis)终于可以跟亚马逊的公关部门首长碰面,这场会面已经让他约了好几年。法兰西斯不太想谈选民们有多少不满,但又同时说「这边的厂房是例外,因为这边没有工会代表。为了进到里面了解发生甚幺事情,过去已经拖延很多时间。」

    这里就像是一个黑洞,任何看似没人买的东西都找得到买主;从便宜到不行、看起来就像是长期任职亚马逊的员工会穿的塑胶靴、你敢请病假我就敢解雇你的政策,还有不管你在哪里一但开始就开始的 15 分钟休息时间。

    走来走去只休息 3 分钟

    在我上工的第三天,我真得非常低潮,当时我全身没力、心情低落,所以我花了 6 分钟走去那活像是机场才会出现的扫瞄门,再花 1 分钟让自己雀跃一点。之后我又花了 1 分钟排队上厕所、从置物柜拿根香蕉、坐下 30 秒、然后再起身花上 6 分钟走回工作岗位。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下)

    食谱、食谱、还是食谱

    在亚马逊工作,你会看到人们消费物慾的最原始的一面,你会看到人类对物品的欲求。

    今年的商品中,包含了堆成山的 Xbox 主机、Kindle 阅读器、还有奥利佛主厨本季食谱、和奥利佛一起省钱(你真的想跟他一起省钱?那你就别买他讨人厌的书了吧),还有烘焙师好莱坞的做派食谱、或是史坦恩主厨的美味印度。

    那些名厨的食谱快把我搞疯,人们根本不在乎还要特地把这些书从箱子里拿出来,这些书就跟那些英国奶油成堆放在走道最后。在电视上煮个蛋就好像得到一张可以永久出版削钱的许可证一样

    这边工作的大部分员工,多半是白人、来自威尔士地区、劳工阶级,但跟我一起受训的一位同期生,我没说他叫沙米、也没说他是从苏丹来找政治庇护喔,而是另个国家。我花了一个下午跟他解释扫描器显示要他去找有 Good Boy Luxury Dog 的袜子、或是催眠减肥法 CD 是甚幺意思。

    让人崩溃的芭比月曆

    真正最让我崩溃的,其实是芭比娃娃的圣诞冒险月曆,我拖着脚步来来回回在 F 区移动,我撕开纸箱、拿出芭比冒险月曆,把纸箱折叠放到回收区,接着拿着这个远从中国、绕过港口,再从第三方经销商来到亚马逊仓储中心、堆到我推车上的芭比月曆传到负责包装的人的手中,包装区的人会把这月曆用另个不同的纸箱重新包装,然后最后这个装着芭比月曆的纸箱就会抵达它最终目的地:一个孩子他那充满欢笑的心中。

    因为没有甚幺东西可以比一幅活灵活现的金髮人偶提满购物袋的画面更能抓住圣诞节的精髓,喔你还不能把价格标籤(9.23 英镑免运费)贴上去。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下)

    人就是爱便宜

    亚马逊的流行和附近的名贵商店街没落有关,因为人们是想要便宜的东西的,人们想要坐在椅子上就可以完成购物的动作,而亚马逊就是办到这件事情的公司。

    有段时间,我就跟犯了重度毒瘾的人一样,我的亚马逊购物慾越来越旺,2002 年时,我网购了第一件不是书的商品,一件标有这就是生活第一季的光碟片;2005 年时,我第一次在不是亚马逊商城的地方网购了商品,那是一个二手的 Patricia Highsmith 自传;2008 年时,我活像是不断吸毒成瘾的人一样,那时我买了电视机。

    迟到扣半点

    在员工训练时,我们会听到亚马逊说「我们是地球上最以客为尊的公司」,这句话是出现在我们要是迟到就会扣半点、得到3点就会解雇的话之前;我当时还问说「迟到的单位是甚幺?」他们回说「1 分钟」。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下)

    思考这一切

    我在南威尔士地区长大,也经历过 1980 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我看过那样的情况会如何重创所有的事情,包括我的亲戚,我一直认为分隔好运或坏运的差异薄得跟纸一样,当时我的祖父就同样曾在史旺西的工厂中工作过;现在,则是我在这的亚马逊仓库工作。而我与亚马逊人生之间的差异也薄得跟纸一样,我在这边工作时有 10 个半小时可以好好思考这一切。

    我们曾有份好工作

    在尼斯一家俱乐部中,那裏的人告诉我亚马逊就像是「老闆的最后一个度假村」,这里是当你在其他地方都找不到工作的时候就会来到这找到工作,也因为这件事时让人倍感心酸。

    我会问这边的同事们,他们之前在哪里工作,我得到的答案从建筑师、接待员、行销系学生、IT工程师、木匠、水电工都有;他们都曾有自己一番事业,但却因为被认定是多余的、或是生意失败、或是中风、或是合约期满而结束。他们是一群曾有份能展现技能、能施展专业的工作的人们,或是,他们有过薪水比现在好的工作过。

    而现在,他们替亚马逊工作,薪水只比最低薪资多一些,但他们还是满怀喜悦,感谢这一切。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下)

    其他商店的命运

    亚马逊不用替广大的经济环境负责任,而是人类的整体经济造就了亚马逊让人想到就发抖的企业体,现在不只是好工作快消失,像是休葛兰那样在诺丁丘的书店中的工作,或是像《失恋排行榜》里面在唱片行的工作都不见了,书商博德斯、超市 Woolworths、还有租片的 Jessops 与 HMV…还有其他类似的工作都一样消失的命运。

    其他工作内容现在也都排排坐着等,例如在 John Lewis 鞋子部门工作、在 Tesco 当收银员或是人资、或是管理客户、或是替他们架网站、或是替他们写一下企业专刊。

    史旺西这的购物中心就是场灾难,就像是所有慈善的折扣商店全进到了这边,作家 Sarah Rees 就曾形容说这购物中心像是「次等的购物中心 Debenhams 以及一个三等的玛莎百货(Marks and Spencer)。」

    实现便利愿望的精灵

    「每个人都清楚这些工作内容,这边每个运货的人都恨死这些内容了,但大家在点下滑鼠的时候还会想到这些吗?我想不太可能吧。我们都保持仁慈的心想减少这些事情发生,但你很难把许了愿后的精灵放回瓶中的

    现在,我们也没有甚幺办法去扼杀这只精灵了,它更便宜、还能让 Sarah Rees 自己用更便宜的价格买到书。「我们的价格再怎幺公正透明化,也不可能打得过亚马逊的价格。」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下)

    触角四面八方

    亚马逊的欲望是无穷尽的,着有《万货商店:杰夫‧贝佐斯和亚马逊时代》的史东就说「他们把触角伸向任何你想得到的地方,这就是为什幺我要叫我的书为『万货商店』,他们的愿景就是卖所有的东西,他们已经有了网路服务还有企业服务了,它们现在还有卖艺术品。

    服饰商品的贩卖还相当年轻亟待拓展,杂货品则是下一个它们要发展的大项目,它们会这幺积极的发展这一条商品线是因为他们在其他地方可以省下成本。如果他们在主要的铁路区开始有自己的物流车队,他们就可以省下第三方物流运送的成本」。

    就英国当地来说,每一家公司像是 Tesco、Asda、Waitrose、 Sainsbury’s 都已经在自行送货了,史东说「我猜测他们可以全面开始自行运送」。

    人类工作渐不保

    亚马逊的物流行动每到一处就会杀死一堆工作机会。根据 ILSR 公司的调查,一家店要赚到 1,000 万英镑要用 47 个人才能达到,但亚马逊每 1,000 万的获利中只用了 14 个员工,就英国当地来说,去年亚马逊的获利是 42 亿英镑,这也等于是 23,000 个工作的流失。

    现在亚马逊仓库剩下的工作中,现在就算是最难、薪水最低的工作机会都不一定会是可以做很久的工作。因为亚马逊才花下 7.75 亿英镑买了自动分类系统 Kiva,试想一下,10 年后还会有多少你想得到的零售业可以存活。

    我们对便宜、打折、可以及时送达商品的物欲是有代价的,我们现在只是还没有搞清楚是甚幺罢了。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下)

    想办法避税

    是税金,要说亚马逊要付出甚幺代价的话,一定有税金,这些钱就是用来付物流压过的马路、员工教育训练、员工们生孩子、治疗心血管疾病的医疗费,然后,某天这些税金也会用来支付员工们的丧葬费。原本属于员工薪资一部份的税金,但从 2012 年开始,亚马逊开始倾向不付税了。

    2012 年的亚马逊获利 42 亿英镑,他们付了 320 万英镑在企业税上。2006 年时,亚马逊把英国的事业部移到卢森堡,并重新定义他们在英国的经营只有「物流运送」。这边给你参考,他们在卢森堡的员工数是 380 人,然而英国有 21,000 人,你觉得呢。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下)

    亚马逊创办人贝佐斯内建避税 DNA

    史东说,避税这件事情根本就是内建在亚马逊公司的 DNA 里,他们从刚成立时就「不断想尽办法留住每一分获利给他的客户,设定最低价,找出税制上任何可能的漏洞,要不然就乾脆自己创新的方法。」

    这就是 LUSH 美妆品牌创办人康士坦丁(Mark Constantine)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他拒绝经由亚马逊来贩售他的商品,但他却没能阻止亚马逊用他的品牌当作吸引顾客到站内其他商品的手段,在亚马逊的站内键入 LUSH 时,你会发现许多同质商品出现。

    老旧丑陋的资本主义

    康士坦丁说「这就像是用自己的服务来侵犯别人的商业营运一样,所以我拒绝,我们这周都在最高法院控告亚马逊侵犯我们商标权,为了保护我们的事业,这已经花掉了我们数百万英镑,大部分的公司是无法做到这种程度的。但我们做是因为这是原则问题,亚马逊不断逼迫你放手,但他们自己却没有明确的获利模式出现,他们唯一可以维持公司运作是依靠避税。如果他们用传统的经营方式,那幺他们就很难继续下去。

    这就是一种盗版资本主义,他们跑到大家的国家中,然后把钱赚走,再把这些钱花在其他图方便的港口上,这完全不是传统经商的方式,这是种剥削他人、丑陋的资本主义,这种事情在一世纪以前就已经被决定往前行的我们放弃。」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下)

    谁是诚实纳税人

    在史旺西我和某位叫做马丁的人交谈了一下,那天是星期六,阳光大放,仓库中很安静,我们被告知停下手边的工作。所有的订单就像是突然被关紧的水龙头一样停住,马丁说「因为天气的关係,如果下雨的话,很有可能会让大家心情变差」

    接着,我们边把纸箱清到一旁,边开始谈到税金的话题,马丁说「这边有很多人都相当生气,人们都在抨击这件事情,但我就会跟那些生气的人说『如果有人跟你说你可以付少点税,你真的觉得你会愿意诚实地照实付吗?』」

    比政府还强的品牌

    马丁说的没错,那些生气的人也没错。这就是你无法忽视的现实世界,在曼彻斯特念商业学院的史都华告诉我「有些大品牌比政府还强大,他们更富有。如果这些品牌是国家的话,那幺他们一定有很深厚的经济。这些大品牌是跨国的,而且全球经济允许他们把金钱运往全世界。而那些苦于失业率的政府们为了增加就业机会,就对部分的政府机制放手。」

    发生在亚马逊仓储的事情,现在就像是镜射一样不断重複上演。当亚马逊不断利用仲介还有大量疲累的员工,并侵蚀着 200 年来的「员工价值」时,他们也同时在企业责任上玩着同样的把戏。议员们很想把避税的亚马逊、星巴克、Google 这些大公司狠狠惩罚,但他们实质上却没有用任何法源去逼迫这些大公司。

    用税率优惠交换工作机会

    贸易组织 GMB 联盟的史密斯(Martin Smith)就谈到「亚马逊利用国家给他的补助金,但却没有回馈回去,他们最受争议的一点是他们根本没有创造工作机会,而是取代了其他的工作机会,更好的工作机会。此外,高档商店街愿意付税金,现在政府有 1,200 亿英镑的税金短缺,会这样是因为政府想用税金让人们活下去:当公司付最低薪资雇用人们时,政府就会把纳税人的税金补贴到这些公司上。」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下)

    强制加班

    再回到史旺西来吧,在我卧底工作的最后一天的最后一次休息时间,我和彼得、苏珊,以及同期的沙米和朗达坐在一块聊天,苏珊说她还是期待可以找到一份正职的工作,但她现在对这件事情的可能性也越来越怀疑。害她被扣点的脚踝还是肿着,这让她的工作效率也降低了。

    上面告诉我们,下礼拜开始,工作时间会再增加一小时,然后会有一天是强制加班。这对彼得和苏珊来说,就等于要他们在凌晨 4:30 叫醒孩子,彼得就担心他无法在 3 天内找到保母带小孩。当我问沙米这边的工作跟他在苏丹的相比,哪个比较好时,之前是工厂员工的他就停了一分钟,然后又耸耸肩说「没甚幺差别。」

    延续下去的陋习

    这世界上处处有烂工作,工作基金会的布林克理就曾形容亚马逊的员工管理就像是「新瓶装旧酒」,过去的时间中,其他像是餐饮业、小吃摊贩都做过一样的事情,但亚马逊不是小吃摊贩,他是未来。

    不过,这件事情在你下次点选「放到购物车」时,大概也不太会去想到。

    地球图辑队授权转载:原始连结 –  我在亚马逊商城卧底的日子(下)《地球图辑队》是入口网站蕃薯藤的全新服务,网站使用高清、正版购买的大图分享世界要闻,站内资讯不夸饰、无诱导,客观的陈述事实,让照片说自己的故事!地球图辑队网站

    上一篇:
    下一篇:
凯撒皇宫游戏网址_ballbet988|兴农时评|分享时评|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