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区域舆情 >我在「面试」这位「商务人士」 但这个问题我实在开不了口 >

    我在「面试」这位「商务人士」 但这个问题我实在开不了口


    2020-07-10


    我在「面试」这位「商务人士」 但这个问题我实在开不了口 Photo Credit:Koshy KoshyCC BY 2.0

    我们学校的psychiatry department (精神科)在美国排名算是前几名,也就是说,学校对医学生的训练比其他med school来的严格一点。(我自己这样认为啦……当然完全不客观)

    除了传统的lecture以外,教授会规定学生每个星期去医院面试各种患者,而且每次的case都不一样。我们通常会以八~十个学生为一个小组,然后每次选一个学生当「student doctor」来问问题,其他学生则在一旁旁听+抄笔记,之后要打一篇诊断报告给教授评分。

    你想想,面试的人压力有多大啊,因为这不只是你一个人的问题,是全组的考验,表现不好有可能影响到其他人,万一你问错问题很可能会让全部人搞错方向,最后paper大家一起死当。

    第一个面试的病人是个典型的Bipolar(双极性精神失调疾病)病人,他在manic (躁动)的时候入院,症状为亢奋、自以为是、情绪激动、活动力增加、思想灵活及精力充沛等,面试的女同学表现良好,大伙儿报告写得轻鬆愉快。

    第二个病人是个精神分裂症的患者,除了幻听以外,他还觉得自己是外星人派来的间谍,来美国的目的是为了救出某高级大厦里的外星人同胞,他最后是因为行为诡异被警察杯杯发现强制送医。他说得口沫横飞精神抖擞,不过说话缺乏组织,常常牛头不对马嘴。其实碰到这种病人也是挺好玩的,感觉挺像在写科幻小说。

    可能因为前几个病人都很好相处,大伙之后就开始期待下次的病人。

    一伙人走进病房,看到一位约40岁出头的中年男子,有着很深的抬头纹。西装笔挺,一整个business的FU。

    「你好我们是XX医学院的学生。我是小百合,不知道方便打扰你一下子吗?」
    「嗯。」
    「不知道主治医生有没有和你提过和我们的面试课?」
    「有,他有提过。你们既然来了就发问吧。」
    「谢谢,今天由我一个人来面试,其他学生只会在一旁做笔记。请不用担心,你的名字、工作地点,任何可以ID你的information我们都会保密。」
    「好。」西装男点了点头,面无表情。
    「请问你今天为什幺会来医院?」
    「我是来做ECT(电痉挛疗法)的」

    ECT?那不是电影中常看到的东东吗?

    印象中是先把病人全身麻醉+肌肉鬆弛剂,之后把电击器放置在头部两侧,电流经由通过双侧大脑颞叶达到疗效,电影里男主角每次都演得痛苦万分,不过这算是误导,因为现实生活中病人是不会痛的。

    「请问你为什幺要做ECT呢?」
    「我有忧郁症。」

    喔,原来是忧郁症啊。听到这个buzz word之后心中的大石算是放了下来,对菜鸟来说,diagnosis(诊断)是最难的一步知道diagnosis以后只要按照课本问一些基本的问题,这个case就算是结束了,报告pass无误。

    忧郁症主要是要问的是发病时间、原因、症状、病史等,另外还有算是询问「自杀」的可能性。

    在美国,估计约九成的自杀者都患有忧郁症或是其他精神疾病,如何防範自杀算是精神科的重大课题。在精神科门诊遇到忧郁症病患一定要详细的评估自杀risk,必要时可以强制让病人住院,能救一命就是一命。

    找到方向后我找机会问重点问题:

    「你甚幺时候被诊断有忧郁症的呢?」
    「去年底。」
    「有什幺症状?」
    「我每天都没精神、很累、没有食慾、失眠。任何事情都无法引起我的兴趣。」

    OK,典型的忧郁症,再问:

    「请问你结婚了吗? 有小孩吗?」
    「结婚了,有两个小孩,一个男生八岁,一个女生五岁,我非常爱他们。」

    听起来家庭和谐,看来不是家庭因素。

    「请问你在哪里工作?」
    「我在XX (某知名公司)上班,打拼多年最近升官当上了主任。」
    「恭喜你。」
    「谢谢。」

    嗯,工作也顺利,老实说,他人生听起来一帆风顺,我有点不明白忧郁症的点。

    「你跟你家人互动如何?」
    「以前很好,不过发病后我现在搬出去一个人住。」
    「为什幺? 家人的支持是康复中相当重要的一步啊。」
    「我知道,不过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这是个很痛苦的决定。」

    把自己孤立起来感觉不是件好事,说不定他有其他苦衷,看来我得多问问其他问题。

    「你家里有其他人有忧郁症或是其他精神疾病的病史吗?」
    「我哥,他去年被诊断出有Huntington disease。」
    「Huntington?是那个基因疾病吗?」
    「嗯…」

    维基百科:亨丁顿舞蹈症(Huntington’s disease),又译亨廷顿舞蹈症、杭丁顿舞蹈症等,是一种遗传性神经退行性疾病,起因于第4对染色体异常,病发时会无法控制四肢,就像手舞足蹈一样,故名「舞蹈症」 (chorea)。患者会慢慢失去智能及运动能力,最后因吞嚥、呼吸困难等原因而死亡。

    Hungtinton’s disease是autosomal dominant inheritance (体染色体显性遗传),简单来说,患者有50%的机会遗传疾病给下一代。病理是第四对染色体里面的”HTT gene之中的CAG重複数量。正常人CAG总量<26,如果是CAG总量达到>40的话,发病率基本上是百分之百。

    Huntington’s disease目前无药可治,药物仅能减缓,可是却不能中止脑部的退化。

    Hungtinton还有一个特殊的地方,在基因医学中称为「anticipation」(预期现象),就是一代会比一代更早出现疾病症状,病徵往往也会一代比一代严重。

    「请问你有去做 Huntington disease 的基因测试吗? 」
    「嗯,我的CAG总量是45…」

    接下来又一阵沉默,我发现我完全开不了口继续问问题,因为我完全明白他的想法,在人生颠峰突然被告知患有不治之症,除了无奈以外还怎幺办呢?

    每天活在发病的恐惧中,也担心病情会拖垮自己深爱的家人,他应该就是因为这样才搬出去一个人住吧。

    「你觉得你的忧郁症跟Hungtinton 的diagnosis有关吗?」
    「我想是的。」
    「一个人住还适应吗? 家人的支持对许多病患来说是无比重要的。」
    「我做不到,我无法面对我的孩子……一想到他们有可能得到相同的疾病我就快崩溃了。我也无法面对我太太,我没办法带给他幸福。」

    他说完就留下了眼泪,一发不可收拾。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幺是我?」

    我努力的想说说些安慰他的话,可是我ㄧ句话都挤不出来,我没办法随口说两句空话鼓励他,对我来说,那样听起来只会格外讽刺。

    这时一旁教授清了清喉咙,暗示面试时间到了,叫我赶紧问重点问题。

    我想了一下,走到他面前,给了他一个拥抱。

    「小百合,你没有问他自杀的问题耶?」写报告时同学转过头来问我。
    「我知道。」
    「知道你还不问。」
    「因为我开不了口。」

    原来在现实生活里,有些问题是如此的难以开口。

    原来遇到绝症的病人,我并不是每次都可以保持专业。

    医学这条路需要有无比的智慧,也是我一辈子的课题。



    上一篇:
    下一篇:
凯撒皇宫游戏网址_ballbet988|兴农时评|分享时评|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